◈ 穿越:最強武將召喚系統第1章 放牛郎與老趙頭在線免費閱讀

穿越:最強武將召喚系統第2章 我特么是皇子?在線免費閱讀

「放牛,放牛,瑪德天天放牛,我特么是牛郎嗎我是……」

葉清塵躺在山間的草坪上,嘴裏叼着狗尾巴草望着天空無語的咂了咂嘴。

這已經是葉清塵穿越到穿越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年了,三年時間葉清塵除了放牛就是做農活,最可氣的這塊地還是地主家的……

葉清塵看着吃着草的這兩頭牛就來氣,別人穿越不說什麼皇家子弟,不說什麼系統金手指,高低也是個小家族的子嗣吧。

自己呢,穿越過來當個地主家旁邊的失地農民,天天靠放牛和做農活為生,還不如在地球上當一個社畜,每天三點一線,高低還能吃頓好的……

葉清塵看着吃草料吃的差不多的兩頭瘟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唉,真特么是倒霉催的……」

而且從葉清塵穿越過來就沒有見過父母,不過好在有一個老頭子陪着葉清塵,倒也算是一絲安慰吧……

說來穿越過來的這個身體的宿主倒是挺可悲的,葉清塵母親名叫楚文香,乃是太陰門聖女。

這中原混戰北慶國軍隊南征,當時揚州又恰好是北方軍隊南征所到之地,連年混戰,老百姓流離失所。

慶曆四年春,楚文香出凡入世感受世間百味來此地盤下一間房子生活。

一晚,一名男子被南方陳國追殺至此,男子躲過追兵逃到了葉清塵母親家門前,楚文香心善救下了男子。

久而久之二人心間互生愛意,便生下了葉清塵,之後在生下葉清塵後,葉清塵的父親便離開了家北上而去。

半年後這老頭子來了之後,老頭子留了下來照顧葉清塵,換了楚文香的離開。

到了傍晚,葉清塵把兩頭牛給地主牽回了牛欄里,領了當日的工錢,買了點素菜又打了一斤酒便回了住處。

葉清塵一到院子前看見煙囪都沒有冒煙推開門便喊道:

「老趙頭,干哈呢,晚飯也不做,天天的,班也不上,就知道在家裡躺平……」

院子分了三間房,一間是灶房,做飯和吃飯的地方,兩間睡房。

葉清塵見沒人理會,便直接推開了灶房,這不推不知道,好傢夥,老趙頭正在灶房裡偷嘴。

葉清塵看到桌上的雞骨頭還有一壺揭開的酒,還有花生米和一盤鹵牛肉氣不打一處來。

「好你個老趙頭,又在吃獨食,都不叫上小爺,我說怎麼今天灶房不開火,感情你在這偷嘴。」

「少爺啊,您又不是習武之人,不用吃這肉食……」

老趙頭見葉清塵回來了,一邊說一邊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葉清塵急忙坐下,剛要倒酒,就發現酒已經喝完了。

葉清塵沖老趙頭翻了個白眼,剛拿起筷子,這桌上的食物就吃完了。

葉清塵放下筷子,無語的出了口悶氣,撅了噘嘴,拿起買來的菜下廚房親自炒了起來。

葉清塵一邊炒菜,嘴巴一邊嘟囔:「天天一口一個少爺,嘴巴叫的挺好聽,乾的全都是老爺的活……」

老趙頭看着在灶前忙着切菜的葉清塵嘿嘿一笑說道:「難得吃一次肉,這不一不留神,一個不注意就吃完了,你說這鹵牛肉是不經吃啊,兩口就沒了……」

葉清塵回頭看了一眼一斤裝的酒罈,邊炒菜邊問道:「合計着這一斤黃酒就兩口鹵牛肉,你老實說你這是多少的吃食?」

「沒多少也就半斤牛肉,一斤花生米,剛剛隔壁老黃送過來的半隻燒雞。」老黃靠在椅子上打了個嗝,邊揉肚子邊說道。

「得,我呢還是自己炒菜,待會兒我自己喝,你沒得分!」葉清塵忿忿不平的說道。

「少爺,這可要不得,你看你打了一斤酒,你平時也就喝半斤,老趙我自然要幫你承擔剩下的罪惡啊!」老趙頭厚顏無恥的說道。

「得,今天沒你的份,剩下半斤我留着下次喝!」葉清塵毫不思索的回聲道。

不多時,葉清塵炒好了菜也蒸好了飯端上了桌。

哪知老趙頭眼疾手快,這飯剛端上桌,老趙頭早就把葉清塵買回來的酒給倒好了。

「誒,我說,老趙頭,除了吃你其他的能跑這麼快,我也不至於天天累死累活的擱這兒……」

「嗨,少爺哪的話,老趙這不是給您倒上酒了嗎?」老趙頭嘿嘿笑道。

「得得得,動筷子吧!」

老趙頭不說話,在背後掏着什麼……

葉清塵好奇的看着老趙頭疑惑道:「幹嘛呢老趙?」

老趙掏了半天掏出一個碗來遞給了葉清塵。

「少爺,這牛肉都給您留着呢!」

葉清塵抬頭一看,好傢夥,一斤牛肉這剩的至少八兩的樣子。

葉清塵接過牛肉也不說話,只是嘿嘿一笑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吃起了菜來。

二人吃的酒足飯飽時,老趙又掏出了一個小盒子,隨後把桌上的吃食扒拉開,把盒子放在了桌面的正**。

「老趙,這是啥?」葉清塵疑惑道。

「少爺打開,一看便知!」

「還賣起了關子你還…」

葉清塵接過盒子,盒子材質普通,就一長方木盒,雖然材質普通,但是雕工細膩,盒上的龍圖騰十分的顯眼,盒頂正中是一個龍頭,沿着龍身看去,直到龍尾正好是盒上的小鎖,鎖孔插了一柄鑰匙。

葉清塵吞了一口口水,饒是他是現代人他也知道,這龍在古代乃是皇上的專屬,即便是功高蓋主的藩王也不過穿的是蟒袍。

葉清塵沒碰那鎖,抬頭向老趙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老趙卻不多說,只是沖葉清塵點了點頭道:「少爺打開看看吧!」

葉清塵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鎖,翻開蓋子,裏面只是靜靜的躺着一封信和一個掛腰間的玉佩。

信封上明明晃晃的寫着四個字『皇兒親啟』。

葉清塵這下子更懵了,這特么皇帝寫給皇子的信?

葉清塵抬頭繼續看着老趙,半斤酒的醉意早已煙消雲散,葉清塵吞了口唾沫說道:「老趙,你到底幹了什麼?」

「少爺,這信您還不明白?」老趙玩味的看着葉清塵笑着說道。

「明白是明白,但…這特么,你讓我打開?」葉清塵瞪大了眼睛看着老趙。

「對,您打開便知!」老趙繼續微笑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