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之前江着做早餐,忘記問姜時允以前的周檸琅會不會做法。
她心慌着,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幸好,這時,姜時允出來打了圓場:「我前不久給小溪買了本食譜,估計是照着上面做的。」
周檸琅也順着姜時允的話接著說:「是啊,你們快來嘗嘗,不好吃也要吃完。」
話落,一家人便開始吃着早餐,其樂融融。
突然,薑母像是想起了什麼,對着悶頭吃東西的姜時允說道:「時允,下周就是你的婚禮了,準備得怎麼樣了?」
聽到這話,周檸琅額望着男人,昨天把那些資料交給他後,忘記問他的打算了。
總不能還要為了公司犧牲自己的幸福吧!
這邊,姜時允不急不慢的放下手中的三明治,然後又擦了下嘴巴。
最後才看着對面的兩個女人說道:「婚禮取消了。」
第33章聞言,周檸琅算是放下心來,自江自地繼續吃着早餐。
反倒是薑母疑惑了:「怎麼回事?」
薑母看了下周檸琅,然後小聲的說:「可是公司目前……」原來薑母也知道姜時允是為了公司才答應和江家聯姻的,周檸琅突然有點心疼這個男人。
姜時允倒是不在乎,只是回:「公司資金鏈斷缺的問題已經解決了,聯姻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聽到兒子這麼說,薑母也放心了下來。
吃過早餐,難得天氣晴朗,兩人便沿着周邊開始漫步。
來到一座湖邊。
陽光燦爛,溫度正好,還帶着一點微風。
周檸琅靠在欄杆上,閉上眼迎接着風的洗禮,只覺得神清氣爽。
一旁的姜時允看着女人如此放鬆的樣子,也為她感到高興。
兩人靜靜呆了一會,姜時允才遲疑着開口:「說說你的計劃。」
聽到這話,周檸琅睜開了雙眼。
「我要讓江亦顏爬到最高峰的時候跌落下來,粉身碎骨!」
她攥着手心,整個人都在顫抖。
見狀,姜時允心疼得抱住這個可憐的女人。
周檸琅沒有拒絕,現在的自己的確是挺累的,需要一個懷抱。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遠處,坐在黑色邁巴赫里的遲宴澤,眼裡都是嫉妒。
遲宴澤手裡攥着周檸琅的DNA鑒定結果,百分之99.9999999……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想,很好,周檸琅果然是騙了自己,她沒死,她還活着。
只是為什麼她不記自己了,他一定要弄清楚這裏面的原因。
幾天後,遲宴澤在一場酒會上,又見到了周檸琅。
「周檸琅。」
去往洗手間的走廊上,傳來遲宴澤的聲音。
周檸琅斟酌了片刻,還是邁開腳步繼續朝前走。
遲宴澤一把上前攔住女人。
周檸琅面帶怒意:「這位先生,你這是何意?」
遲宴澤抬眸看向似是抗拒的周檸琅,語氣溫和的開口。
「你是在生我的氣,對不對?」
男人的眼神痛苦,裏面的悲傷並不假。
但周檸琅卻毫不在意:「你認錯人了。」
「我不可能會認錯。」
遲宴澤不依不饒。
「你憑什麼斷定我就是你要找的那個人。」
周檸琅反問,清澈的美眸里忽然一閃而過某種腹黑色彩。
「而且,我真的不認識你,你要是再這樣,我就喊人了,堂堂江氏總裁,不想在宴會上成為別人的笑柄吧!」
威脅的氣息太明顯,如果化作是別人,遲宴澤會要這個人立馬從他眼前消失。
可眼下,對面的人卻是他愛的女人。
他難得的放緩了語氣,拿出那份鑒定報告:「我知道之前的事,都是我不對,我不奢求你的原諒,只希望你能夠再給我一個機會。」
周檸琅目光放在男人手中的那份紙上,眉頭微皺。
她沒想到遲宴澤這麼快就發現了自己的身份,但也沒有關係,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以內。
再抬起頭來的周檸琅,儼然換了一副面孔。
她的臉上帶着淚水,什麼都不說,只是無聲的抽泣着。
「遲宴澤我恨你!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你不知道你這麼做很傷我的心!」
她的話像一支利箭射打着遲宴澤的心。
他抬起深邃的瞳仁,長臂一伸,將失而復得的周檸琅一把攬到懷裡。
第34章周檸琅沒有拒絕,但臉上的表情卻是萬分嫌棄。
這場酒會,不過是她專門給遲宴澤設的一個局。
身後,姜時允看着一幕,儘管心中有很多不甘,但也只能默默尊重周檸琅的選擇。
而滿心歡喜來找遲宴澤的江亦顏,臉上卻直接掛不住了。
她怒氣衝天的將兩人分開。
「周檸琅,你休想勾引我哥?」
江亦顏一張臉因為嫉妒而變得扭曲。
當初那個正牌周檸琅她都能趕走,如今這個替代品她也一定能趕走!
周檸琅卻沒有生氣,裝着一副懂事的樣子。
「顏顏,我不知道你和我有多大的恩怨,如今我已經回來了,過去就一筆勾銷吧。」
她上前抓着女人的手,親密得就像是好姐妹。
只是背對着遲宴澤,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眼神變得犀利。
江亦顏顯然沒料到,這個女人真的是當初的周檸琅,也沒想到,眼神會這麼可怕。
可她向來囂張跋扈慣了,怎麼會吞下這口氣。
她用力的甩開周檸琅的手:「少在這裡假惺惺的,總之,我不會同意你跟我哥在一起的。」
「不需要你的同意!」
遲宴澤深沉的聲音響起。
江亦顏吃癟,但還是不依不饒:「哥,你難道看不出來,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周檸琅,她……」「我說是就是。」
遲宴澤眉頭緊皺,不容他人質疑。
江亦顏了解遲宴澤的脾氣,眼下,遲宴澤是不會相信她了。
那就只能從周檸琅下手,她揚起手掌正要一巴掌打向女人,卻被遲宴澤一把攔住。
他嚴厲呵斥:「夠了,顏顏,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我哪裡無理取鬧了?」
江亦顏也不甘下風。
遲宴澤蹙眉:「你繼續作。」
說完之後,他直接帶着周檸琅轉身離開。
留下江亦顏在身後氣得直跺腳。
過了很久,江亦顏才離開酒會,剛出大廳,就聽到眾人八卦的聲音。
「剛剛那是遲宴澤吧,這還是他在妻子去世後,頭一次和一個女人牽手嘞,勁爆啊!」
「不過,還以為他有多深情專一,不過還是難過美人關。」
「你們都在胡說八道什麼,剛剛那個女人,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長得和之前的江太太很像嗎?」
此話一出,眾人恍然如夢。
江亦顏聽着這些,更是恨得牙痒痒!
她咬緊牙齒,吐出冰冷的話:「周檸琅,我絕不會讓你得逞的!」
從宴會廳出來後,遲宴澤開車將周檸琅送回了家。
當然這個家不是姜家,而是周檸琅提前在外面租好的房子。
她不想把薑母牽扯進來,也不想打擾薑母的休息。
一路上,遲宴澤都沒多言,只靜靜開車。
周檸琅也沒有說話,但是她知道,此刻遲宴澤一定憤怒到了極點。
這才是她計劃的第一步罷了,往後,她會一步一步實施自己的計劃!
車在在雅苑小區樓下停下。
兩人下了車,遲宴澤看着小區的環境,皺眉:「姜時允就是這樣照江你的?」
周檸琅微笑:「我也是前不久才想起之前的事,想着再住在姜家不合適,便自作主張搬了出來。」
遲宴澤繼續說:「妍甯,既然你回來了,那我們再回到明山別墅,好不好。」
周檸琅裝作一副擔憂害怕的樣子,柔情的說:「阿言,我也想回到過去,但是經歷了這麼多,而且你妹妹是真的不喜歡我,我真的很害怕會重蹈覆轍。」
聽到這話,遲宴澤內心更加愧疚。
他收手將女人的碎發放在腦後:「不會的,這次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可,顏顏……」周檸琅繼續添油加醋。
果然,遲宴澤眼神變了。
過了幾秒,他回:「那你想要我怎麼做,我都答應。」
第35章周檸琅並沒有馬上就回答男人。
只是說:「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我們先冷靜的想想。」
話落,她沒有一絲猶豫就上了電梯。
欲拒還迎,這招一定對遲宴澤很管用。
遲宴澤看着女人離開的背影,煩躁的點燃一支香煙。
待煙燃ᵚᵚʸ盡,才重新啟動車子。
回到住處的周檸琅,將自己泡在浴缸里,剛剛遲宴澤摸過的地方,她都想要洗乾淨,不然會嫌噁心。
胳膊都蹭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