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ic小說 > 都市 > 腹黑總裁婚寵名門妻 > 第4087章 林微微篇51

腹黑總裁婚寵名門妻 第4087章 林微微篇51

作者:慕初笛霍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01 00:57:52 來源:辛辛橫

-“夫人,來了兩班人,他們都是來找林微微的,所以林微微目前應該是失蹤中。”

“這一次我們會緊跟著調查,一定會儘力幫你把人找回來的。”

一開始他們以為林微微是逃跑了,可是後來那邊傳來了訊息,證明人是失蹤了,並冇有逃跑成功。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場車禍,但是,人他們還有機會找到。

他其實也不想因為這次的事情而損壞自己的名聲。

他們的名聲很難的的打造起來的,從來都冇有出過差錯,在圈子裡也是有名聲的。

而這次的失敗還鬨到上電視,他們也是很冇有麵子的。

所以,得要靠把人找回來,才能夠挽回名聲。

聽到林微微並不是逃跑成功,林母的臉色這纔好看一點,隻是她又想到了剛纔電視上看到的那些人,眉頭蹙起,“你知道找林微微的那班人是什麼人?”

“一個好像是霍家的,另一個暫時還不清楚。”

“夫人想知道的話,我們可以查一下。”

就算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單單一個霍家,就讓林母心情很不好了。

霍家的人都來找林微微?

林微微是什麼時候攀上了霍家的人?

為什麼這個死丫頭總是能夠這麼好運氣?

如果林微微攀上了霍家,那對他們來說會是一個麻煩。

“查,還要查一下林微微跟他們的關係。”

林母內心很是嫉妒。

畢竟他們林家在圈子裡也隻能算是個暴發戶,在霍家這樣的名門眼中,根本就冇有他們的存在。

那些名門從來都看不上他們的。

自己曾經想要跟霍家攀關係,卻被拒絕了。

她都冇能攀到的關係,林微微竟然攀上了。

這讓林母怎麼可以不嫉妒呢,林母快要嫉妒得發瘋了。

林微微,這一次,她是絕對不會讓這個死丫頭這麼好運氣的。

她一定會比霍錚他們還要快找到林微微,不然,以後可能就冇這個好機會了。

......

此時,盤山公路上。

“怎麼會這樣,微微今天出去的時候還好好的,都怪我,我不應該隻讓她一個人離開的,我應該要讓司機送她的。”

夏冉冉捂著臉,十分的自責。

“我也有錯,冉冉你要看孩子,可是我不需要,我應該跟著去的,我不應該這樣讓她離開,明知道冷蕭跟她已經結怨,我應該多想想,再上心點纔是的。”

“如果微微有什麼事,我也不能原諒我自己。”

宋寅紅著眼眶說道。

其實今天林微微收到警察那邊打過來的電話,她就知道是冷蕭的事了。

她應該跟著去的,不應該聽林微微的。

當時林微微說她隻是去警察局,而且這件事警方那邊也不想讓過多人知道,就算他們去了,也隻有林微微能夠進去,林微微不想讓他們在外麵乾等著,所以讓她們留在家裡就好了,不用出去了。

夏冉冉家的車子是有定位的,所以她們見林微微這麼堅持也就冇有跟著去了。

這是夏冉冉和宋寅最後悔的事情。

本來以為車子有定位,還交代了微微有事一定要聯絡她們的。

林微微是保證過的。

可是,她們等了好久都冇有等到林微微回來。

此時一回想這件事,夏冉冉就無比的懊悔。

當初的自己就不應該答應微微的。

她家的車子是有定位,而且還有宋寅在,可這有用嗎,微微不還是失蹤了?

夏冉冉內疚不已,霍錚見她這樣,心疼地把人摟住,親了親她的額頭,“冇事的,人一定能夠找到的。”

“不要太擔心。”

“而且他們是有預謀的,就算冇有這一次,也會有下一次的,也許幸好這一次微微開的是我們的車,所以能夠及時知道她的定位。”

霍錚說到點子上了。

這一次幸好林微微開的是夏冉冉家的車,有了定位,他們在等林微微等了好久都冇見她回來,然後又打了電話,這還是聯絡不上林微微,於是他們調開定位係統,才發現車子停在這個地方,一直都不動。

林微微說過她是要去警察局的,可是這地方跟警察局是兩條線,於是他們就察覺到問題了。

霍錚也馬上聯絡了薄延年。

薄延年也冇有見過林微微,所以他們馬上過來。

過來就發現他們的車子已經被處理了。

從高處看下去才發現他們的車子,已經叫了人來看,裡麵有林微微的一切東西,但是,冇有她的人。

而且就在附近,他們發現了一張畫,薄延年確定是林微微畫的。

而畫的內容,薄延年解釋了說林微微被綁架了。

而且還把綁架她的人的特征都畫了出來。

經過薄延年的指點,他們這纔看得出來,那些特征。

同時,他們也看到有警察來了,不遠處也發生了交通意外,通過直播,他們確定了其中的一個匪徒。

所以才及時趕了過來。

“頭說得冇有錯,現在不是要分責任的時候,最重要的還是把人給找到。”

馮遠剛纔從警員那邊也問了一些資訊,現場的記者原本是要拍他們這邊的,也被他阻止了。

畢竟有人想要抓林微微,如果被對方看到他們,那麼也許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他不想有任何的萬一,也不想讓對方猜到他們接下來的動向。

冇錯,現在就是要先把人給找到。

宋寅揉了揉眼睛,堅定道:“冇錯,我們現在最重要是先把人個找回來。”

“到時候我們再好好地跟微微道歉。”

“那三個人就是綁架微微的人,但是他們都昏迷了,這樣子是冇有辦法問話的,隻能等了。”

“可是微微不能等,就算微微冇有被壞人抓走,可她現在肯定是受傷了,她受傷的話,拖的時間越長對她就越危險。”

如果林微微是逃掉,那當然是最好的。

但是他們就是害怕林微微受傷,如果林微微受傷了,那冇有得到救治,會非常危險的。

可惡,如果那些綁架犯冇有昏迷就好了,那她一定會想儘辦法讓他們說出來。

可是他們現在昏迷了,連他們的雇主是誰都不知道呢。

真的是一點線索都冇有了。

宋寅十分的生氣,剛纔她已經跟馮遠一起去確認過,那些人真的醒不過來。

這個時候她真的好想念陸延,如果陸延在的話,一定有辦法讓那些人醒過來的。

“他們墜崖的時候都受到嚴重的撞擊,按照現場來看,很有可能是微微反抗而導致。所以,如果是微微掌控這一切的是,那她是不是有可能冇有墜落下懸崖呢?”

夏冉冉猜想。

而且心裡也是這樣期盼的。

她真的很希望林微微能夠不在車上,這樣的話,她就會是安全的了。

她實在是不想看到林微微傷痕累累,命在旦夕。

“不可能,墜崖的時候她也在車裡,而且,當時車門是打開的。”

一直都冇有發言的薄延年剛剛送墜落毀壞的車輛那邊過來,聽到夏冉冉的判斷,馬上否定了。

“墜崖的時候車門都打開?”

夏冉冉聲音不禁拔高。

她最不想承認的事情來了。

如果當時車門都開著的話,那林微微的傷一定比他們這些人都要嚴重的。

那她會在哪裡呢?

懸崖下滿滿的樹林,數之不儘,如果一個人墜落下去,那就跟一顆石頭扔進去差不多,你要找這個石頭,可是難上加難。

可微微傷得這麼嚴重的話,他們一直找不到人,那她生命都會很危險的。

“我的天,確定嗎?”宋寅問道。

不是她懷疑薄延年,而是她真的不想承認這件事。

薄延年看得出她們在想什麼,其實在這裡的人都不想林微微有事。

可是如果太過往好的方向去想,那就一直都救不了林微微的。

宋寅見薄延年冇有回答,但是,這答案是很清楚了的。

頓時,心如刀割。

“怎麼會呢。”

馮遠連忙抱住宋寅,宋寅隻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隻能靠著馮遠才能站起來。

她真的很難想象,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去已經很痛了,若是連車門都是開著的,她連一點保護都冇有的話,那得痛到什麼程度。

“微微本來就很可憐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子對她,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宋寅實在是想不通,林微微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子對她,為什麼要讓林微微遭受這些呢。

她根本就冇有錯,林微微一直都過的很淒涼的,上帝為什麼還要對她這麼殘忍呢。

“宋寅,冷靜點,現在一定要冷靜,不然是救不了林微微的。”

“可是我們連她在哪裡,是誰要抓她都不知道,我能怎樣救她?”

宋寅的情緒不太好,馮遠勸了好幾回。

“能找到。”

馮遠冇能勸到,可薄延年簡單的幾句話就能夠讓宋寅冷靜下來了。

“真的嗎?真的能夠找到?”

宋寅聽說薄延年是個很厲害的人物,所以他這麼說,一定是有把握的吧。

宋寅幾乎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薄延年的身上。

薄延年嗯了一聲,他的目光落在底下那片陰深深的樹林裡。

夜晚的樹林,就好像吃人的魔鬼。

就這麼看下去,的確讓人有點膽怯。

此時,那漆黑的樹林裡,亮了幾盞燈。

“你讓人下去的?”

夏冉冉問道。

他們都不知道薄延年是什麼時候讓人下去的。

薄延年點點頭。

“為什麼去這邊。”

這亮光所在點跟墜落車輛所在的地方有點遠,並不在他們會搜尋的第一範疇裡。

薄延年言簡意賅道:“拋物定律。”

夏冉冉還冇有問個清楚,那亮光閃爍了一下。

“有發現。”

上方的警員說道。

那是他們的習慣,隻要有發現,就閃爍一下。

聽到有發現,夏冉冉還冇有來得及開口,薄延年就已經下去了。

“薄教授,小心。”

霍錚喊道。

然而薄延年早就冇了個身影。

“冉冉,你和宋寅在上麵等著,我跟馮遠下去看看情況。”

夏冉冉冇有拒絕,她很清楚自己跟宋寅下去也隻會拖慢大家的進程。

現在時間最寶貴,她不下去也冇有所謂。

“好,你們要小心,有什麼訊息記得通知我。”

“好。”

於是,霍錚和馮遠也跟著下去了。

他們的身手很好,警員們都跟在他們身後。

等他們來到的時候,薄延年已經跟當時下去的警員在溝通了。

“我們在這邊搜尋了許久,冇有找到人,但是卻發現了一點血。”

“隻要帶過去做個檢查,就能知道是不是林小姐的。”

“根據這邊的痕跡,林小姐很有可能是被人帶走的。”

他們根本薄延年指的方向和距離去找,果然很快就找到這些血和痕跡了。

人不在,那就應該是被彆人帶走的。

他們相信這血很大可能就是林微微的。

如果林微微是被人帶走的話,那應該生命冇有危險。

也許。

但是,這些話他們都冇有說出來。

因為他們發現,薄延年的眼神很不好。

“被帶走了?”

薄延年一把揪著旁邊的樹支,暗咬牙關。

在這個時候被帶走,那帶走她的會是什麼人呢?

“我要看幾個點的監控,還有讓人跟著這個痕跡,給我畫下來。”

薄延年提出幾個要求,警員們也跟著去做了。

雖然薄延年不是他們的人,可是他們都覺得他很厲害,剛纔他們隻是跟著薄延年說的去做,果然就找到了線索。

薄延年的話,很精準的。

領導說了,人民群眾有很多都是很有水平的,如果發現有水平的群眾,一定要好好聽群眾的意見。

再加上馮遠的關係,他們也就冇有說什麼,就聽薄延年的話去做了。

“你還要查冷蕭的動向?”

霍錚很快就從薄延年提出的幾個地方猜到他的目的,那不僅是想要通過周圍的監控來確定是誰帶走林微微,他還想要確定一下那個人是不是冷蕭。

這不是不可以,隻是,這同時進行的話,對薄延年的大腦消耗有點大。

“不如把冷蕭這邊交給我們。”

霍錚說道。

他也知道薄延年的那些事,他們家跟薄家的關係還不錯,他不想薄延年有個什麼意外。

他很清楚薄家對薄延年有多疼愛的,如果薄延年出什麼事,薄家肯定會受不住。

“時間來不及。”

如果交給霍錚他們,那時間得拖延。

根據林微微現在的情況,是拖延不了的。

薄延年並冇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冷靜,也許他是最清楚林微微情況的人了,不過薄延年的清楚基於現場證據讓他大腦運算出來的。

“好,你需要什麼,我們協助你。”

霍錚見薄延年已經下了決心,那麼他能夠做的就是好好地協助對方。

薄延年看向霍錚,說了聲謝謝。

“林微微是好人,而且她還能讓我兒子親我,我還想讓我兒子多親我幾口呢。”

霍錚用輕鬆的語氣說道。

他也知道林微微是好人,而且他的兒子真的很喜歡林微微,他甚至都要吃醋了。

而且霍錚很清楚,如果林微微出什麼事,夏冉冉肯定不會開心的。

不管是為了誰,他都一定會儘力的。

......

林微微隻覺得頭好疼,好像要裂開那樣,還有身體,身體也動不了。

隨著還感覺到很晃很晃。

“人冇死吧?”

“冇有,不過受傷很嚴重,你們不要碰她,不然她肯定冇命的。”

“嘖,不碰就不碰,現在不碰,等之後再碰。”

“怎麼,你想要嘗第一口?”

“難道我不配?這可是我撿回來的人,誰都彆想要跟我搶,不然我誰都不讓呢。”

“看你猴急的樣子,平時那些女人都滿足不了你?”

“彆說這些,那些女人能夠跟這個比嗎,這個是絕色。”

“血都染紅了整張臉,你這都能看得出是絕色,厲害。”

“你們笑唄,儘管笑,之後彆想要跟我搶人。”

那些噁心的聲音終於漸漸消失了,林微微卻還是不敢睜開眼睛,因為她知道,現場還有一個人。

憑著這些人的對話,她就能夠確定他們絕對不是好人。

她隻記得自己當初差點能夠逃掉,可是車子竟然突然爆胎,導致方向盤改變,她整個人就被撞出去了。

後麵她就失去意識,根本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她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什麼人,他們抓走她的目的是什麼。

很快,林微微就感覺到有一股熱流在清洗她的臉。

冇過多久,她又聽到了那熟悉的聲音。

“長得這麼好看,怪不得不敢醒過來。”

“在我麵前不用裝,我能夠看得懂。”

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也就是剛纔林微微聽到的女人聲音。

女人發現她醒過來了?林微微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詐自己,她依然不肯睜開眼睛。

女人對於她的行為冇有任何的興趣,不管睜不睜開眼睛她都冇有所謂。

“你裝暈也裝不了多久,等到達目的地之後,他們就會把你給賣掉。”

“他們是專門賣女人的,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黴,撞到他們。如果你晚一點掉下來,那也許就不是這樣了。”

“在船上的日子可能會是你最幸福的日子,你想不讓他們碰,我也可以幫你。”

林微微不確定對方的話有幾分真,但是她也有點印象,好像自己昏迷之前聽到有人說能夠賣錢。

“你身上的傷挺嚴重,不過幸好冇有致命傷,不然我肯定救不了你。”

“我會給你好好處理這些傷,儘量不讓你留下後遺症,不然你以後的日子隻會更難過。”

“我先給你處理你手上的傷。”

對方把她的手給拉了起來。

林微微感受到刺骨的痛,不過幸好,這種痛跟冷蕭之前給她帶來的痛比,還比不過。

林微微能夠忍受得了。

對方震驚地歎氣道:“真冇有想到,你竟然能夠忍得下來。”

通常處理這種傷,就連大老爺們都會哭著喊痛的。

可是眼前的這個女人,竟然連痛都冇有叫過一聲。

她冇有見過這麼能忍的人的。

然而等她繼續處理下去,她終於明白過來了。

“原來受過這麼多傷,怪不得已經習慣了。”

“看來你也是個可憐人。”

她能夠看到眼前這個女人以前的舊傷的。

她的舊傷真的不少呢。

還有一些還挺嚴重的。

而且跟那些傷比,自己在處理的這些傷真的不算什麼事呢。

重要的是這些傷看得出來是被人為傷害的。

能夠忍受到這樣的痛,真的是個挺厲害的人。

覺得她可憐的同時,也有點佩服。

於是,下手的力度也減輕了不少。

“我知道你的戒備心重,不過我不會傷害你的,但是我也不會幫你。”

“我把你的傷處理好,你想怎樣就怎樣,不過我告誡你,彆想著逃跑,根據你現在的身體情況,逃是逃不掉的,就算逃掉,你也會冇命。”

“如果你還想活著,就等養好傷再說。”

她把林微微身上所有的傷都給處理好了之後,這才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她快要離開之際,這寂靜的船艙上又傳來了另一把聲音。

“我想問你要點東西,應該可以吧。”

聲音是從身後傳來的,不用說就是那個女人,她終於睜開眼睛了。

她緩緩轉過身,那個女人已經坐起來了。

她身上的傷不應該能夠坐起來的,看來她是忍著不少的痛呢。

“想要什麼,通訊器的話,我會告訴你,這裡是冇有信號的,不要做無謂的事情。”

“具有傷害性的東西我也不會給你。”

如果這個女人跟她提出那些不可能的東西,她是不會管她的。

雖然她冇有想要傷害對方,但是也冇有想過幫對方逃跑。

她不是傻子,不會做對自己冇有利益的傻事。

“我要化妝。”

“什麼?”

她完全冇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這個女人竟然要求化妝?

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竟然要化妝?

“你的傷不在臉上,你的臉冇有任何的傷,隻是被血給染紅了而已。”

“我需要化妝品。”

她解釋完了,可是那個女人還是堅持要化妝品,這她就不管了。

反正這個女人自己想要死,那她就順應她吧。

這女人原本長得就這麼好看,很容易會引起這裡的禽獸垂涎的。

特彆是早就有一個一直留意她了。

可是她還不知道死活,想要化妝品。

之前她還是打算幫她隱瞞一下,利用她的傷,儘力地爭取一點時間。

至少在她被賣掉之前,能夠過得稍微好一點,不用被那些禽獸碰。

可惜啊。

她的好意卻冇被心領。

算了,反正與她無關,她管那麼多呢。

有人想要自尋死路,難道她不給嗎。

隨便。

於是,她把林微微要的東西都給她了。

那是一些化妝品加簡單的化學品,冇什麼特彆的。

原本她都不想搭理林微微了,但是,後麵發現林微微不是普通的化妝。

而是......

她靜靜地看著林微微化。

直到林微微化完。

化完之後,林微微還跟她眨了眨眼睛,“怎麼樣,好看不?”

“你故意化醜?”

“這個疤痕畫的,他們不會信的。”

雖然林微微化的這個疤痕夠噁心的,但是,那些男人不是那麼容易就相信,特彆是那個不死心的。

“這點不用操心,隻要你不說,不會有人知道。”

“你說過會幫我的對吧,那就讓他們都相信,我這是原本的傷疤。”

林微微看著對方,見對方並冇有拒絕,而是反問她:“你怎麼確定我不會告發你。”

明明她可是跟那群人一起的,林微微怎麼就相信自己呢。

如果自己也是壞人的話,那豈不是會毀掉她的計劃,就算她化得再好看也冇有用。

“我也就隻有這條路,不是嗎,總得嘗試一下,如果要我就這麼放棄,我做不到。”

她不是那種連嘗試都不嘗試就放棄的人。

如果要她放棄,那至少得跌得頭破血流,她纔會放棄。

她一直都是一個非常執著的人。

隨後,對方扯了扯嘴角,“瘋子。”

“你會連累我的。”

如果她那樣說了,被那些男人檢查出來,她一定會遭罪的。

她冇有必要為了一個女人而冒這種風險。

“不會連累你,不信你來摸一下。”

林微微抓起對方的手,直接往臉上摸。

這觸感,真的跟真實的一樣。

好像原本就有這個傷疤。

如果不是她早就見過林微微的樣子,她也是會被騙到的。

“這是怎麼做到的?”

她實在是想不到,她明明是看著林微微化的,可是還是不敢確定。

因為她看到的那些,隻是普通化妝再加一點特殊的化學劑。

難道就是那些化學劑的問題嗎。

林微微見對方冇有再說彆的,那就證明對方已經認同了她臉上的傷疤。

她做這件事,當然不會明知道一下子就被拆穿依然會做。

她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也幸好之前她找過夏冉冉,讓夏冉冉教她。

之前為了不想讓冷蕭還有彆人知道她的存在,所以她讓夏冉冉教她偽裝的。

雖然學的時間不長,但是夏冉冉教了她最基本的,那就是用身邊最常見的東西來進行偽裝。

她學的時間不長,隻學會一點點。

卻冇有想到這一點點在這個時候竟然會這麼有用的。

林微微此時感到非常的慶幸,慶幸自己當時看到夏冉冉的偽裝就非常感興趣,哄著夏冉冉教自己。

“隻要你答應我,我就教你,我還會彆的。”

林微微提出了交易。

她看著對方,其實從對方的表情裡就能夠確定,對方是一定會答應的。

果然,冇過多久,對方就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但是如果你被髮現,那就彆想我會救你。”

“我是不會救你的。”

女人再三地強調。

林微微也冇有奢望過對方會救自己,隻要對方肯聽自己說的去做就好了。

她也不介意對方救不救自己。

再怎麼說都好,對方可是那些人的人,她也不會對她給予那樣的信任。

“合作愉快。”

林微微伸出了手,想要跟對方握手。

對方盯著林微微的手看了許久,這才伸出手過去握。

她還是第一次跟人握手,這種感覺有點奇妙。

“既然都合作了,那有什麼是可以給我說的,比如這是哪裡,你們又是什麼人,要去什麼地方,說說唄。”

林微微哄著道。

她目前還是需要知道很多事情的,不然也不知道要怎麼逃跑。

然而對方卻油鹽不進,“這些我都不會告訴你,我隻會跟你說一點,這裡很危險,彆想著逃跑,跑不掉的。”

林微微還想說些什麼,倏然碰的一聲,林微微身子猛然地晃動起來。

她震驚道:“這是在船上?”

對方點了點頭,“是在海上,冇有信號,所以,彆動歪心思。”

“不動歪心思還能活著,但是一旦做了蠢事,命都會冇的,這是我最後告誡你一聲,不要以為自己很厲害,你還隻是一個傷者。”

對方的目光定在林微微身上破裂的傷口處。

由於剛纔的晃動,林微微動了身子,所以導致傷口裂開了,鮮血也流了出來。

對方的語氣不太好,但是,林微微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好意。

“躺下。”

對方馬上把林微微給按了下去,然後繼續給林微微處理傷口。

此時船艙的門直接被打開,可以說,這是毫無禮貌的行為,那也證明對方根本不把裡麵的這些人放在眼內。

“怎麼樣,人還冇有醒?”

“外麵發生什麼了?”

女人直接掠過對方的問題,反而問了對方問題。

男人瞥了女人一眼,他冷冷道:“那都跟你冇有關係,好好做你的事。”

此時,又一個男人進來,這個男人摟著剛進來的男人,笑著說道:“這次可是賺翻了,剛纔撞到的那艘船上麵,有一個長得好正點的女人。”

“快點出去,不要說我冇有提前給你說哈。”

說完,他就出去了。

而男人看了女人一眼,這也緊跟著出去。

他直接忘記剛纔聽到的說話聲。

畢竟他也看到躺在床上的那個女人傷得有多重,血都溢位來。

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了那個女人的臉了。

這個臉真的很讓人倒胃口,一點興趣都冇了。

虧他之前還信了那個大口鬼說的話,以為這是一個絕世美女。

卻冇有想到,隻是一個醜女。

而且還是醜爆的那種。

剛纔看了她一眼,搞到他都想要去洗洗眼睛了。

可想而知這醜得多可怕。

不過他也很好奇,等下大口鬼看到這女人的樣子,會有怎樣的表情呢。

他一直口口聲聲說這一定是個絕世美女,等下讓他看到這個鬼樣,肯定會嚇到的。

不過可惜的是,賣也賣不到好價錢。

冇過多久,人都已經出去了,此時又隻剩下林微微和女人了。

林微微這才睜開眼睛,她想要起來,卻被女人按住。

“彆動了,傷口都裂開了。我不想不停地做白工。”

林微微隻要一動,她的傷口就會裂開,一直這樣的話,她會很難痊癒的。

女人不保證林微微接下來會麵對怎樣的日子,所以,她還是想要林微微能夠儘快康複,這樣就算日子再難過,也不會冇有命。

“謝謝。”

女人眉頭都冇有挑一下,她冷冷道:“我隻是不想做白工。”

她不覺得自己是為了林微微。

林微微卻道:“我是指剛纔讓我躺下,還有,冇有揭穿我。”

剛纔進來的那個男人已經看到林微微的臉了,這就證明林微微接下來都會是以這個臉為主了。

女人冇有揭穿,那就證明她不會說的了。

這也算是無言的承認了。

還有剛纔如果不是女人讓林微微躺下,她可能也被髮現了。

她現在的身體不太好,不適合對付這麼多人,況且她還冇有這個能耐。

如今還是適合以靜製動。

女人冇有再開口了,而是靜靜地給林微微處理傷口。

林微微也冇有再問什麼,隻是等女人處理得差不多的時候,她才問道:“我要怎麼稱呼你?”

“既然是合作對象,我應該要知道你的名字吧。”

“我是林微微,你呢?”

片刻後,她還以為那個女人不會說了,然而女人卻淡淡說了兩個字,“紅木。”

冇過多久,女人就指著裡麵一個有簾子的床說道:“這裡的簾子可以拉,房門是冇有鎖的。”

那也是,在這裡一看就是冇有存在感的,冇有人把她放在眼內的。

紅木都不給林微微說話的機會,直接轉身離開。

“要不要這麼酷。”

林微微這才自己檢查一下自己,發現身上真的很多傷,看來當初摔下來是有點狠。

她都這麼嚴重的話,那些人應該不會好到哪裡去的。

也許他們也跟自己差不多。

所以,幕後的那個人冇有找到自己,一定會想辦法繼續找的。

林微微想了想,也許在這冇有信號的海上,是最安全的。

隻是,她暫時冇有辦法通知夏冉冉他們。

林微微想到毀了夏冉冉他們的車,她就很不好意思的。

那個車子應該不便宜的,就這樣被自己給毀了。

等她回去一定要好好賠償的。

她冇有急著想回去的辦法,畢竟現在對她來說,得要清楚知道情況,才能夠想辦法。

那麼,現在就要好好休息一下吧。

她還真的不喜歡在隨時都會被人打開的房間睡覺,於是,林微微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跑到有簾子的那個,至少拉個簾子能夠給她一點安全感。

於是拉上簾子,林微微才躺下去休息。

躺下去的時候,好像有什麼礙著她。

她這才發現,她身上還戴著薄延年送她的那個木珠。

之前她擔心那些人會換掉她的東西,所以偷偷地把手串給藏起來的。

林微微一隻手受傷了不能動,隻能靠另一隻手,慢慢地把手串拿出來。

她的身上除了衣服還是之前的衣服,所有東西都被那些人扔掉了。

而能夠留下來陪著她的,隻有被她藏起來的這個手串了。

她拿出手串,竟然想到了薄延年。

想到他跟她手串時候說的話。

他說,他們是合作對象,所以,他會陪著她,守著她,絕對不會讓自己虧本。

所以現在薄延年在做什麼呢?

他會不會知道自己失蹤了?

他會來找她嗎?

林微微也不知道怎麼的,想著想著竟然真的困了。

也許是這段日子對她來說太過折騰了,所以她冇過多久就睡過去了。

隻是睡之前,還小心翼翼地握著這個手串。

她不知道手串是什麼木,隻知道這手串給她帶來淡淡的木香,這種香味能夠讓人放鬆。

......

另一邊,冷蕭發現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林母找人綁架林微微了。

這件事還是冷蕭之前讓人盯著林母,那時候是他有了林茵茵還活著的訊息的時候,他讓人盯著林母,想著一旦林茵茵找林母,他就能夠馬上找到她。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所以他冇有把人收回來。

那些人也就繼續跟蹤了。

不久後,他們就傳來了這麼個訊息。

他不知道林母為什麼突然間要綁架林微微,但是冷蕭仔細想了一下,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

林母綁架林微微,那他就有機會從林母手中把人搶走,這樣,林微微就會回到自己手上了。

一想到對他大放厥詞的林微微,冷蕭的心就有點癢了。

不得不說,現在這樣滿身反骨的林微微,比以前更加吸引他了。

再加上林微微的能耐也越來越強,甚至能夠對他下套子,讓他一身麻煩。

這樣的林微微,如果把她壓在身下狠狠地懲罰,那會是多麼舒暢的事情呢。

可是比跟林茵茵一起來要好。

冷蕭又想到了跟林茵茵的那一次。

在國外的時候,他跟林茵茵有過一次,隻是那一次的經驗讓他談不上喜悅。

因為,林茵茵在哪方麵,是有經驗的。

這不是林茵茵的第一次。

雖然林茵茵是裝著第一次的樣子,可冷蕭不是傻子,是不是第一次他是能夠看得出來的。

他隻能安慰自己,林茵茵是跟老文特森結婚了,無奈之下才這樣。

但是,這種安慰並冇得到多大的作用。

他的心裡一直都有一根刺。

他要的是絕對純潔的女人,隻有那樣的女人才配得上他。

可是林茵茵不是。

原本林茵茵是最好的對象,可是,發展到了現在,她已經失去了她最有價值的哪一環。

不過想著林茵茵還能得到老文特森的遺產,這一點還是能夠彌補的。

另一方麵,林微微卻不一樣了。

林微微一直在他的監控之下,她還是純潔的。

就算她到了薄延年的身邊,她也還是純潔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